中林国控“大森林 + 大医药”模式在首届西南森林生态产品博览交易会上精彩呈现

    卖房 网友投稿 16次浏览 0个评论

    2023 年 9 月 20 日,首届西南(昆明)森林生态产品博览交易会在云南昆明安宁成功开幕。“森博会”由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昆明市人民政府指导,昆明市林业和草原局、安宁市人民政府主办,中共安宁市委组织部(市委人才办)、安宁市林业和草原局、云南云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承办,由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支持,主题为“厚植生态根基,共享绿色发展”。旨在深入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推动林草产业高质量发展,实现森林资源产品化、林草产业规模化、林产企业品牌化。助力云南从林草资源大省向林草产业强省转变,将森博会打造成推动云南林产品高质量发展引擎。

    首届西南(昆明)森林生态产品博览交易会 开幕式

    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局长万勇、昆明市政府副市长张勤勋、安宁市政府市长浦泰、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会长李佳峰、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会长封加平、云南省商务厅市场秩序处处长丁剑、云南省林业和草原科学院副院长、二级研究员宁德鲁等领导,以及来自省内外林草产业、行业、企业的负责人、嘉宾共计 200 余人,共同出席了开幕式。此次开幕式由安宁市政府副市长王斌宁主持。

    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局长 万勇

    开幕式上,45家企业、单位签订了意向性采购协议、合作协议,签约合作金额624.24亿元。中林国控实业集团联合重庆上药慧远庆龙药业有限公司面向全省各州市签署200 亿元的年度林草药材采购订单并签订中国中药材高质量种植基地建设战路合作协议进口中药材战略合作协议,麻黄草与工业大麻,野保类中药材品种等战路合作协议。

    重庆上药慧远庆龙药业有限公司副总裁 汪官华

    中林国控实业集团副总裁魏珊珊

    云南省拥有丰富的森林资源和生物多样性,被誉为我国三大天然药库之一。近年来,将森林资源转化为现代生物医药产业,已经成为实现森林生态产品价值最大化的重要途径。中林国控实业集团在国家林草局和云南省林草局的大力支持和指导下,积极推动药材还林,建设具备良好生物多样性环境的人工混交林,为各类中药材提供优质的生长环境。

    在今天的大会上,喜讯频传,成果丰硕。永平茂源开发有限公司与金达生物医药集团成功签订了永平“大森林 + 大医药”产业融合发展项目,投资金额高达 10 亿元。同时,维西傈僳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也与中林国控实业集团达成了“大森林 + 大医药”产业融合发展项目的合作,投资额为 3 亿元。此外,弥渡县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与金达生物医药集团也签约了“大森林 + 大医药”产业融合发展项目,投资金额同样达到了 10 亿元。

      永平茂源林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字冰  金达生物集团有限公司董事 郭意乐

      维西傈僳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县长 黄新龙  中林国控实业集团董事长 许立

    这些项目的签约,旨在通过实施“大森林 + 大医药”的产业融合发展战略,进一步推动云南省森林资源的合理利用和生物医药产业的快速发展。这不仅有利于提升云南省的经济实力,还将有助于保护和改善当地的生态环境,实现经济与生态的双重效益。

    弥渡县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刘俊生  金达生物医药集团董事 郭意乐

    在未来,中林国控实业集团将继续发挥自身优势,与各方合作伙伴共同努力,进一步挖掘云南省森林资源的潜力,推动现代生物医药产业的发展,为实现森林生态产品价值最大化做出更大的贡献。

    附录:全文摘抄中林国控实业集团罗怡在大会上的发言报告。

    大森林大医药

    -依托森林资源推动中药产业的国际化与现代化

    尊敬的各位来宾、专家学者和领导们,大家上午好。感谢大会的邀请,让我有机会在这里代表中林国控实业集团和金达生物医药集团向大家简要汇报我们依托云南森林自然资源与现代生物工程技术结合打造“大森林+大医药”方面的一些工作成果和想法。

    中林国控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金达生物医药集团 罗怡

    云南是全世界的生物多样性王国,也是中国三大天然药库之一。将森林资源转化为现代生物医药产业是森林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最高附加值的路径之一。顺便汇报一下,在昨天森博会开幕式上,我们联合上药集团面向全省各州市签署200亿元的林草药材、进出口药材、野保类中药材采购订单,与永平县、弥渡县、维西县签署“大森林+大医药”产业融合发展投资协议。

    西方化学药制药工业自1899年人工合成阿司匹林开始经历了爆发式发展历程,但近年来发展越来越缓慢,因为传统化药对环境不友好、化药活性先导化合物的创新组合越来越少,化药的单一结构成分也无法媲美天然动植物多靶点、多组学作用机制。所以,从森林天然动植物中去寻找更优越的创新药原料已经是全球医药工业的趋势与未来。

    对于传统中医药来说,更是如此。近二十年来,业界一直都在说“中医亡于中药”,我认为,除了过去的农残重金属等人为因素以外,其中很大原因是因为中药材离开了原先森林大自然的野生胁迫环境就较少产生次生代谢物,药性自然就大不如前。此外,从我们耕地保护政策来说,耕地非粮化非农化的紧迫局面也促使药材要重归林下。

    我们在国家林草局、云南省林草局的大力支持和指导下,积极推动药材还林,一方面通过国储林、药用经济林等林业项目投资来建设具备良好生物多样性环境的人工混交林,为各类中药材提供非常好的自然多物种竞争胁迫的生长环境,形成了最优质的仿野生药材原料药来源。特别是云南省给了我们极大支持,我们和云南省林草局合作,准备用三年时间在全省建设30个“国储林+药材”的林草药材县。

    在国储林和药用经济林的建设模式上,我们强力推动现代生物医药的创新产品研发和绿色现代生物工程加工围绕资源产地落户,实现资源不出县,至少做到资源不出州市,使国储林经济林项目成为真正的一二三产业融合,实现良好的地方财政贡献,农民利益捆绑的“资源变产业”项目。

    在资源转化的手段方面,我们依托着云南优质的森林药材原料大宝库,遵循中医理念和世界观,利用世界一流的现代数字信息技术和生物工程技术推动中药产业的传承和创新发展。我们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监统中心委托建设了以“林草药材”为核心的国家中医药统计监测评价平台,这个平台有别于传统的中药材溯源监管体系,我们是按照国家药监局对中药材的“三结合”审评标准构建的一个溯源监管和综合疗效质量评价体系。这个平台强化了药材的道地产区属性,推动在药材流通市场上形成“林草滇药”自己的药材产区体系和标准并实现优质优价。

    在创新药方面,我们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展开紧密合作,依托港中文医学院三个诺贝尔奖研究院开展现代西方生物工程与传统中药产业创新的结合。比如我们准备依托科布尔卡教授关于G蛋白偶联受体的诺奖研究在昭通投资建设滇东北生物医药创新智造基地,利用瓦谢尔教授的获得诺贝尔奖的计算生物平台在楚雄州建设天然来源生物医药创新药研发计算中心。

    在大分子原料的加工利用方面,我们在中药的切片粉碎以及水火治法基础上,也革新了纳米粉碎和小分子甚至分子提取技术。

    总的来说,我们的“大森林+大医药”战略就是一手投资建设人类宝贵的生物医药大宝库,另一手通过现代数字科技和生物科技手段依托中医药的世界观将森林资源转化成对全人类健康和福祉产生极大价值的现代生物医药产业,最终我们的愿景是通过三年时间,打造出一个国际级的中医药的CRO/CMO和CDMO平台。我们坚信大自然赐予我们的几十亿年的森林是全世界人类的瑰宝,森林中蕴藏着人类健康所依赖的一切天然医药来源,将森林转化为医药产业是一个具有光明前景的伟大事业,我们对此深怀信心,也希望得到云南省各级政府、各界有识之士和专家领导的帮助指导和大力支持与合作。

    因为时间关系,今天我就简单汇报到此,祝愿本次大会圆满成功,更祝愿在座各位身体安康,幸福美满!

    谢谢大家。


    乐趣公园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中林国控“大森林 + 大医药”模式在首届西南森林生态产品博览交易会上精彩呈现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